姓:  名: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姓氏名人 > 詩人 > 約翰·阿什貝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約翰·阿什貝利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約翰·阿什貝利(美國最有影響的詩人之一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約翰·阿什貝利英文全名為John Ashbery,于1927年在紐約州羅切斯特出生,是美國最有影響的詩人之一。1974年起在大學任教,后現代詩歌代表人物。其詩集《凸面鏡中的自畫像》獲得國家圖書獎和普利策獎。阿什貝利的詩機智幽默、抽象深邃,是繼艾略特和斯蒂文斯之后美國最有影響的詩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個人資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中文名約翰·阿什貝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外文名John Ashbery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出生地紐約州羅切斯特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畢業院校哈佛大學、哥倫比亞大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主要成就國家圖書獎、普利策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代表作品詩集《凸面鏡中的自畫像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約翰·阿什貝利相關資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約翰·阿什貝利詳細介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約翰·阿什貝利簡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約翰·阿什貝利(John Ashbery)1927生于紐約州羅切斯特。美國最有影響的詩人之一。畢業于哈佛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。1965年前在法國任《先驅論壇報》藝術評論員,后回紐約。1974年起在大學任教。后現代詩歌代表人物。其詩集《凸面鏡中的自畫像》獲得國家圖書獎和普利策獎。阿什貝利的詩機智幽默、抽象深邃,是繼艾略特和斯蒂文斯之后美國最有影響的詩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約翰·阿什貝利詩選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湖畔城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湖畔城,從詛咒中長出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變成善忘的東西,雖然對歷史有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們是這個概念的產物;比如說,人是可伯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這只是一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們出現了,直至一個指揮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控制著天空,用巧妙浸入過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尋找天鵝和燭尖似的樹的枝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燃燒著,直到一切仇恨者變成無能的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你留下來陪伴自己的意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還有午后愈來愈強烈的空虛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必須被發泄向別人的窘迫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些人象燈塔樣飛過你的身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是一個站崗的哨兵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的時間至今多半用來玩創造性的游戲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我們有一個為你擬好的全面計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譬如說我們想把你送到沙漠的小心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或者狂暴的大海,或將他人的接近作為際的空氣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將你壓回一場驚醒了的夢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好象海風撫摸著孩子的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“過去”已經在這里,你在孵育自己的計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壞的情況還沒有結束,但我知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在這里會幸福的,這因為你的處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的邏輯可不是什么氣候能耍弄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時溫柔、有時飄逸,對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建立了一座山樣的建筑物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沉思地將你全部精力傾注入這紀念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的風是使花瓣硬朗的欲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的失望噴發成淚水的長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鄭敏 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街頭音樂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個死了,另一個活著,他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靈魂被生生地擰走,踟躕街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穿著自己的“身分”象裹著件大衣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復一日同樣的街頭,油量表、陰影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樹下。比任何人被召喚向更遠的地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穿過日益增加的郊區風度和舉止,當秋色落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豪華的落葉,推車里的破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屬于一個無名的家族,被排擠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昨天和今天這步田地。一個瞪著眼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瞧另一個打算干什么,終于露了餡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他們彼此相仇視,又相遺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我搖著、撫慰著這只普通的堤琴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只知道那些人們忘記了的流行曲調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堅持它能將一段無味的疊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由發揮。十一月里這一年翻轉著身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子間的空隙更明確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骨頭上的肉更明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關于根的地方何在的問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象煙霧樣飄懸:我們如何在松林野餐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巖洞中,有流水不斷地滲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留下我們的垃圾、精子、糞便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到處都是,污染了風景。造成我們可能達到的模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鄭敏 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欧美日韩三级字幕一区_日韩欧美一区二区三区中文精品_日本人的色道免费网站_一本岛高清v不卡免费一三区